中国首次远洋调查:行上万海里保障洲际导弹试验

郭子芳想尽办法才筹到20盒胶卷
科研人员们在甲板上作业 郭子芳 摄   “十五春秋岸上住,一朝飞驰太平洋。往来东西两半球,蜿蜒纵横万里长。不到长城非好汉,横跨赤道才算强。航海百年无一例,海洋史上我称王。”这首直抒胸臆的诗是国家海洋局退休干部郭子芳于1976年创作的,当时他刚刚随我国首支远洋调查船队归来。多年后,再次回想起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时,他说:“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理想和目标连合一致、拼搏进取,老一代海洋人的豪情壮志让我永生难忘。”   时光回溯到1967年,为打破超级大国的军事垄断和威胁,毛泽东、周恩来于7月18日批准研制远洋靶场测量船(代号为“718”工程)项目。“718”工程事关我国自行研制的东风洲际导弹远程试验能否顺利进行。国家海洋局重要担当组织建造远洋调查船、选划海上导弹降点海域和提供导弹远程试验时的水文气象保障等任务。   1976年,经毛泽东批准,国务院、中央军委下达“向阳红5”号船执行远洋调查任务的命令。与“向阳红5”号船同时执行此项任务的还有交通部的“无锡”号货轮,舷号暂改为“向阳红11”号。国务院和中央军委的决定激发了海洋工作者拼搏超越的热情,郭子芳回忆,大家都以为国献身的精神,积极主动报名参加远洋调查。在誓师大会上,队员代表宣读决心书,有人甚至还写好了遗书,现场氛围十分热烈。郭子芳也在第一时间“请战”,担任初次远洋调查新闻报导组的负责人、拍照记者。出行前,为了能多带些拍照设备和胶卷,郭子芳只带了几件简单的私人物品。无奈当时物资匮乏,加上时间仓促,郭子芳想尽办法才筹到20盒胶卷,其中的6盒彩色胶卷还是托了好几个人才买到的。上船后,当他得知随行的《人民画报》记者带了上百盒黑白、彩色胶卷时,郭子芳的心里甭提有多羡慕了。   初次远洋调查的时候,出海队员没有任何补助,而且无论科学家、研讨人员还是工作人员、船员,都要按量上交粮票。郭子芳也不例外,交了事先准备好的粮票。至于工作服,就是一件普通的汗衫和外套,离船时都要交回。   1976年3月30日,由国家海洋局南海分局负责带队,承载着严重使命的“向阳红5”号船和“向阳红11”号船徐徐驶离广州码头,赶赴太平洋中部海域执行“718”工程初次远洋调查任务。   在这之前,很多队员都没出过海,初次见到浩瀚无边的大海,他们都备感惊奇和震撼。郭子芳在船上即兴写下了一首《太平洋上》:“征船天一涯,舱室即为家。夜来伴星斗,日出看浪花。景似万花筒,幻象多变化。赤道无日影,分球时间差。仰观天变小,俯瞰水可跨。船在空中悬,水天互倒挂。终日不见岸,镜波映彩霞。”   随着时间的推移,队员们开始面临船上生活的种种不适。波滚浪涌的海况让很多队员开始晕船,吃的东西都吐到了海里。罐头和肉类等油性大的食品不对胃口,吃不下去,队员们对蔬菜和生果的依赖增强,不到半个月时间,带上船的蔬菜就被吃光了。此次远洋调查在当时属于绝密行动,船上物资只能一次性补齐,途中无法停靠港口进行补给。后勤人员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想尽一切办法为队员补充维生素。后来,有人想到了生豆芽菜的方法。豆芽富含维生素等营养成分,又易于培育,船上的条件完全适合。最后,就靠着不断生出的豆芽,处理了远航中蔬菜补给缺乏的问题。   船队驶入赤道附近的太平洋海域时,甲板被烈日烤得滚烫,60摄氏度左右的高温能把鞋底烫变形,穿着塑料凉鞋基础不敢在甲板上随意走动。但有的工作必须在甲板上完成,如水文调查和气象观测。工作不能耽误,怎么办?有人出主意,在甲板铺上厚厚的草席子,把椅子和桌子架在上面,再放置仪器和设备。科研人员在甲板作业时,在遮阳伞下戴着草帽坐在椅子上,双足放在凳子上,这样就不怕烫足了。可即便这样,每隔1小时,还是得往草席上浇水降温,不然那烈日的炙烤会让人受不了。郭子芳和其他记者大部分时间都要在甲板上拍照,所以他们都穿着厚厚的大胶鞋,以便于隔热隔烫。   郭子芳说,船上的条件虽然艰苦,但大家遇到困难毫不畏惧,总是积极想办法克服,坚持开展工作。让郭子芳遗憾的是,为了节省胶卷,还有一些景色和人物没有拍摄下来,遗漏了不少活泼的镜头。   1976年5月20日,“向阳红5”号船编队完成“718”工程初次远洋调查任务返航。我国海军南海舰队派出驱逐舰、护卫舰编队前往中沙群岛海域迎接。两个舰船编队在预定海域会合后,互致问候,共同庆贺初次远洋调查胜利完成。5月21日,“向阳红5”号船安全到达广州。   此次远洋调查用时50多天,横跨东西半球,穿越赤道,航程13800海里,共280人参加。航线之长、航程之远,在当时来说都是空前的。调查船队在特定海区获得了海洋水文、气象、化学、重力、地质等一系列重要数据。(李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