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纳中国淘金者生存现状:躲深山怕遭劫被抓(图)

朱丛立对加纳当地情况作了一些了解
  中国淘金者梦断加纳――   日前,在加纳的中国公民处境引发关注。他们大多是从2011年开始,怀揣着异国暴富梦的中国淘金者。重要来自广西上林,也包括广东、河南、浙江、陕西等地。   位于西非的加纳素有“黄金海岸”之称,是西非第一大,全非洲第二大黄金生产国,黄金生产、出口是该国的重要经济命脉,对于采金一直采取垄断性经营政策,任何外国人都不具有合法的淘金资历。因此,中国淘金者在当地淘金一直是处于半地下、半公开的活动。   昨日,本报分别连线来自广西上林和陕西的在加纳“金农”以及他们的亲朋好友,讲述他们“淘金梦” 的由来与现状。   淘金者东躲西躲   搜查提前 微博求救   据了解,在当地的淘金者之间以及他们与国内通讯基本都经由过程QQ和微信。   昨日,网友“@陆弃”在微博中因宣布在加纳淘金者的求助信息而成为网络红人。他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昨日凌晨时分,上林的同伴在QQ上向他求助,“他们把相关情况发给我之后,我把情况在微博上都转发出去,媒体关注了,就引起了反响。”   陆弃表示,几个月之前中国驻加纳大使馆就一直提醒在加纳的华人撤离,但由于高额的利益诱惑,有些人不愿意撤退,结果导致了这一次的事件。   陆弃说,加纳军警大概是在6月2日开始抓人的。事情源于加纳政府要求清理非法滞留的淘金挖矿人员。中国政府本来要求两个月撤离相关设备与人员,加纳政府只给了2周。据他了解,撤离的第三天开始,“军警和政府纵容当地居民和黑社会到中国人散居区进行抢劫,发生了冲突。”当地治安本身比较混乱,法律体系不健全,之前就经常有敲诈讹诈的事件。   据他了解,目前在加纳,很多人躲在可可树林内,有部分人受伤。而那些被扣押的人没有吃没有喝,还有人生病,但昨日矿业协会与大使馆介入后,情况有所好转。   “不敢回工棚煮粥”   昨日,本报经由过程网络联系到朱丛立时,刚好是当地早晨6时,他说自己已经饿了一天,“不敢回工棚煮粥吃。”   当时,朱丛立正躲在当地的黑人家。“黑人是地主派来监督我们干活的。”朱丛立告诉记者,前一天有黑人告诉他军警要来烧机器和工棚,他便躲在山上待了一天,晚上在黑人家睡觉 ,“现在下着大雨,不敢出去。”   对于加纳警方清理中国淘金者的行为,朱丛立说:“他们不是想清理,他们也是为了钱。之前他们来查工地,把钱给警察、军警和移民局,就没事,听说他们分钱不均,现在就成这样了。”   去加纳之前,朱丛立对加纳当地情况作了一些了解,“之前没这么乱,可能会有抢劫。但从客岁下半年开始就乱了。警察、军警、移民局经常来工地要钱。” 记者了解到,像朱丛立这样去加纳的淘金者,护照、签证基本都已过期。   朱丛立说现在还得住在黑人家。“不敢回工棚住了。我们都想回国,但如果出去,既怕当地黑人抢劫,又怕部队军警抓人。”   “这几天这里天天都有出事(受到伤害)的老乡。前天军警抓人,在冲散的中国人中有两个昨天才找到,已经被黑人打死了。”朱丛立说,在他周围还看到一个女同胞被黑人抢劫后,手和腿各中一枪,共4枪,“一个手指都断了,手上的子弹拿出来了,大腿的子弹这边拿不出来。”(文/记者 王丹阳 (署名除外) 实习生 程钰惠、何丽丽、张瀛子)   广东老板逃到首都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到了一名自称是来自广东的加纳矿场老板Michael。他表示,矿场一共设有8台机器,自己由于提前听到风声,已经下山了,目前人在首都阿克拉。但是他矿场里的工人“没有完全下山,现在还有3个人在村子(在山里)里看机器设备”。   Michael对记者说:“我已经用了最多的关系,去联系那些行动的人,而且,按照当地的做法,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如果这样工地也被烧、人也被抓,那就没办法了。但出问题的话损失真的很大。”   Michael自称2008年就来到加纳,算是接触淘金比较早的人。“前几年基础没人管,完全没有这些问题,顶多就是警察和移民局会来拿点好处,公开抢劫的很少,军队基础不会来。”对于加纳政府打击非法开矿,Michael说,自己是和当地人经由过程合作的形式来开矿,“当地人提供一切合法材料,我们就是出钱出机器出技术。”   Michael说,有些金矿确实出现了附近的当地人参与掳掠的情况,但他们所在的那个村子还好。“地主(酋长)、还有一些当地员工都是那个村里的,我跟他们关系都不错,3个中国工人是安全的。如果有人动我的机器,会有警察抓捕。”   不外Michael拒绝透露目前滞留在矿区的3名中国工人的具体情况,称会等待时机帮助他们撤离,但前提是要等这一波的清查行动过后。在简单地回覆了几个问题之后,Michael就急匆匆地以自己要去了解最新情况、救助3个工人为由,中断了采访。(记者 彭玉磊、邢磊)   各大城市平静正常   国内某通讯公司派驻加纳的员工曹先生目前在加纳首都阿克拉。   他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近日的生活没有受到影响,阿克拉氛围很平和,加纳人看待那里的中国人的态度也没有变化。曹先生介绍说,淘金者重要集中在库马西等地,而且是山区,除此之外的地区、尤其是城市的生活基本没有受到影响。   “目前阿克拉的治安正常,也没有出现针对华人的打砸抢情况。警察看待走在街上的中国人态度也是一如往常,没有针对中国人的盘查举动。”   在加纳沃尔特河上的布维镇工作的某中资企业职员小张告诉本报记者:“由于当地交通状况较差,实际上我这里离矿区并不算太远。目前这里一切平静,丝毫感觉不到骚乱,发生骚乱的地区重要集中在矿区。”   当问及骚乱发生的范围时,在加纳做销售的小尹也说:“我5日在市场一天,跟往常一样,发生骚乱的地方只是在山区,没有蔓延到市区。”   小尹说:“我在库马西,阿散蒂省首府,是加纳第二大城市。有个比较著名的Obuasi地区,我出差时曾去过,那边黄金产量还是比较高的。”(记者 彭玉磊、邢磊) 12下一页 标签:Obuasi 中国公民 被抓 功课 中国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