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右翼势力该去德国“补补课”

德国 日本 纳粹 右翼 安倍
  当前,在地球的东西双方,不同国度看待右翼势力的迥异态度发人深省。在德国,一场战后对极右组织最大规模的司法审判正在进行,整个国家都在谴责、深思德国极右组织国家社会主义地下党的新罪恶;而在日本,从首相安倍晋三到大阪市长桥下彻,不断发表突破人伦底线的极右言论,令世人侧目。   无论是安倍的侵略“无定论”、靖国神社“等同论”,还是桥下彻的慰安妇“必要论”,均凸显了日本右翼势力的极度嚣张,引发了包括其盟友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的广泛抨击。因此,建议日本右翼分子去德国补补课,哪怕去旁听一下对极右组织的审判也好。   日本右翼势力要补的第一课是对侵略罪行的彻底认识。究其根源,日本右翼分子的肆无忌惮与日本社会对战争罪行的认识不彻底有关,导致其历史观扭曲。回顾战后德国的深思反省,其深刻性、彻底性当令日本右翼分子汗颜。   二战后,西方盟军为教育德国人民,对纳粹集中营的惨状进行了展览,让德国人帮助掩埋遇难者的尸体,并拍成电影材料在全国放映。特别是纽伦堡审判披露许多纳粹罪行的细节,让受在鼓里的德国人民幡然觉醒,自觉地进行深刻反省和忏悔,呼唤道德的重生。此后,一批又一批的知识分子推出清算纳粹的作品,深思德国历史和文化传统,帮助德国人民从道德和精神的废墟中站立起来。战后的深刻深思,促使德国社会树立正确的二战史观,让极右势力失去生存的土壤。   日本右翼分子要上的第二课是法律课。事实上,右翼分子的极度膨胀与日本法律层面缺乏惩戒措施有关。   战后,德国对纳粹分子进行了彻底的清理。纽伦堡军事法庭审判共处决10名战犯。此后,在美、英、法占领区举办的多次审判中,陆续判处700多人死刑。西方占领区还进行了规模广泛的非纳粹化运动,300多万人受到检查。   在深思纳粹罪行的过程中,法律的威慑也同步跟上。1979年,西德联邦法院初次对“言论自由”作出严格界定,认为否认第三帝国屠杀犹太人的历史,就是对每个受益者的侮辱。1994年5月,德国联邦议会加重了“煽动罪”的定罪程度,认定在公开场合宣传、不承认或淡化纳粹屠杀犹太人的罪行,可处以最高5年的监禁。   德国还从法律上终结纳粹的死灰复燃。德国联邦宪法法院今年3月正式驳回极右翼政党德国国家民主党关于请求最高法院裁决其政党地位合法性的诉求,从而为最终取缔这一极右翼政党扫清了司法障碍。   而今,德国对国家社会主义地下党制作的系列谋杀案的审理是另一面值得日本右翼势力去观照的镜子。这一系列谋杀案因为牵涉到新纳粹的沉渣泛起,震动了德国社会的敏感神经,德国总理默克尔下令彻底调查,负责调查此案的宪法保卫局局长由于措施不力主动请辞,国内情报机构因此改革。   对比德国不难发现,正是由于整个日本社会对战争的反省、深思课上得太少,才导致否认二战侵略暴行、挑战战后秩序之声不断响起;正是缺乏法律的约束,日本政客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屡放厥词。   难怪连日本媒体都有些看不外去。日本《东京新闻》日前一篇题为《历史认识所掀起的混乱》的文章指出,安倍政权的种种做派不仅引起亚洲邻国的不安,甚至连同盟国美国都出现了担忧的声音。安倍政权应向德国学习,在历史的基础上,与亚洲邻国探索建立全球化时代的新关系。   尽管历史不能重来,但日本右翼分子去补补课还来得及。(记者 吴黎明) 标签:德国 日本 纳粹 右翼 安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