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安倍根本没多少时间精力帮越南对抗中国

在中国和越南因南海问题关系持续紧张之际
日本万吨级两栖舰搭载美军到达越南演习(组图)   据中评社6月5日报导,在中国和越南因南海问题关系持续紧张之际,试图建构对华包围网的日本政府自然不会放过拉拢越南的良机,而越南方面也不遑多让,主动向日本政府求救,呼吁日方在有关问题上予以协助。双方防长日前也在新加坡会晤,确认加强合作以应对中国。   境外媒体称,对此,日本《外交学者》杂志副主编克林特?理查兹6月4日撰文,剖析了日本与越南当下的交往关系,直指看似突飞大进的日越关系不外是表面风光――忙于国内事务的安倍政府基础没有多少时间和精力来管顾越南。   理查兹首先讲到日美两国及中国在日前结束的香格里拉安全对话长进行的一番唇枪舌战。针对南海及东海争端,日美两国以中国近期与越南及菲律宾之间爆发的海上领土争端为例,中国则以日本政府企图“正常化”其在地区的安全角色为据,各自论述彼对此在地区构成的安全威胁。不外,随着“香会”大幕降下,最有兴趣与日本结盟及提升双边安全伙伴关系的国家倒是越南,与此同时,日本方面也显现出极大诚意,全然不顾周边传来的系列警示。   文章称,越南国防部副部长阮志咏近日透露,该国将从明年初开始接收日本为其提供的海岸巡逻船只,并称日本将会帮助该国训练海岸警卫队并共享信息。他还特意提到,日本在中越冲突中站在越南一边,并敦促地区其它国家予以仿效。而在此之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向国会表示,“因为日本海上自卫队的监视任务延长”,日本将无法“立即向越南提供退役巡逻船只”。安倍此处所指的任务,显然是大规模增派海上自卫队舰只前往钓鱼岛周边的行动。   理查兹表示,需要说明的是,安倍在国会的发言旨在强调其欲修改宪法第9条的决定,相关修改将让海上自卫队在处理争议岛屿相关事务时具备更大的权力。   6月1日,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与越南国防部长冯光青达成协议,两国将在防务合作上加强合作。据《日本时报》消息,小野寺五典向冯光青表示:“日本在近期发生的中越僵持中站在越南一边,日方不接受使用武力改变现状的做法,相关问题应当经由过程对话处理。”冯光青则表示应当依据国际法及遵循和平方式处理中越海上边界争端。不外,虽然日越两国均多次提到运用国际法,中国则重申历史问题不应经由过程国际仲裁来处理。   另一方面,虽然日本与越南两国在军事上看似相互攀好,但日本却在6月2日宣布中断对越南提供新的存款。在此之前,一家日本咨询公司与越南铁路当局间的贿赂丑闻刚被曝光出来。据日本时事通讯社报导,这是日本第二次因为行贿丑闻中断对越存款,这一状况也将至少持续到下个月,直至两国举办专家小组会议为止。越南是日本最大的官方生长援助接收国,后者在2012财年为前者提供了1485亿日元的援助,成为前者最大的援助国。   文章称,日本已经清楚表明其对中国地区领土领海主张的立场。依据法新社报导,在中方代表、中国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王冠中于“香会”终结式上发表演讲回击日美挑衅之后,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在东京表示:“我们相信中方发言有违事实真相,并对我国造成诽谤。”他同时表示,日方代表团已在第一时间向王冠中作出“强烈抗议”。   文章称,在与越南交密一事上,日本似乎也有所保留,不愿与对方走得太近。越南就中国在双方争议海域架设海上钻井平台一事与其展开僵持后,已成为中国最为好战的邻国之一,而对于有意寻求伙伴共同制约中国地区势力的日本而言,越南反倒成了一个天然盟友。不外,虽然日本对于中国的一些恐慌并非毫无道理,但有些部分也可能因应国内需要而被人为拔高了。   文章称, 在感到自身领海受到威胁时,日本自然不能向越南提供额外的海上自卫队船只,但是,暂停对越铁路援助则刚好发生在一个关键时刻。作为越南最大的生长援助贡献国,这是日本加强对越管控的一大利器,推迟供船与暂停供款可能是日本强调日越关系重要的双重手段,同时也是日本对越南发出的一项警示:勿再加剧与中国的紧张关系。   理查兹说,虽然中越爆发冲突看似有利安倍推动对宪法第9条的修订,但是,日本目前并不具备实际支持越南的充足空间及有效手段。这一点从安倍目前的议程上亦可见一斑:他最后一波也是最大一波经济改革计划将在本月启动,而任何关于日本军事姿态的变动计划都被相应推后,最早也将在今年底进行。而从目前的情况看,年底已经是过于悲观的估计了。   文章称,纵使日本官员可以在国际场合上大放厥词,或在地区开展加强安保联系的活动,日本现在最大的注意力却集中在改善经济上,修复当下经济的动摇状态才是安倍政府的第一要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