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虎:中国在南海必须破解绝不动武等“三大魔咒”

  我们解决南海问题的第一大魔咒就是
  陈虎点兵:处理南海问题必须破解“三大魔咒”   最近菲律宾一直在挑事儿,先是把南海争端告上国际法庭,接着又在仁爱礁强行登滩,对它抢滩的这艘破船进行所谓的加固、补给。那么,中国在南海到底面临着什么样的困难?处理南海问题究竟需要怎么做?   我认为,处理南海争端需要破解“三大魔咒”。   魔咒一:“鞭长莫及”   我们处理南海问题的第一大魔咒就是“鞭长莫及”。南海特别是南沙这片海域,距离我们海南岛最近的也超过了1000公里,这个距离已经比较遥远了,从最近的马航客机搜救的情况看,飞机飞到疑似海域真正的搜索只有一两个小时的时间。   这个问题有一个历史生长的过程。最初,即使是西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块相当遥远的海域,但随着我们海空力量的生长和岛礁建设,我们对西沙海域已经不再有“鞭长莫及”的感觉了。所以西沙的情况就为我们处理南沙问题提供了一个参考。   要想处理距离问题,首先要处理的就是驻泊体系的建设,我们控制的岛礁很有必要加强基础设施的建设,比如雷达的建设、锚地、码头、港湾的建设、直升机的起降场甚至是机场跑道的建设。处理了这一系列的问题,我们就可以把空间天文距离大大拉近。   当然从平台的建设上,我们也可以有很多的手段来处理这样的问题。比如加强海上巡逻机力量的建设、加强日常的舰机巡逻制度、加强长航时无人机的研发,距离和空间上产生的问题从技术上完全可以加以处理。   魔咒二:“不担恶名”   在南海问题上有一个十分古怪的现象:一些西方国家和媒体不管你做什么都横加指责,甚至我们没有做什么的时候他们也会把“侵略者”的帽子扣到我们头上。这也就给我们带来了第二个魔咒:“不担恶名”。   中国人向来注重自己的名声,不愿意承担所谓的“恶名”。在这种情况下,周围的一些国家和力量采用无赖的方式进行岛礁主权的争夺,有媒体甚至借用“医闹”的说法把菲律宾称作“南海闹”。由于我们不愿意“担恶名”,一些国家就变得有恃无恐。要想打破这个魔咒,就必须改变以往的观念,以我为主,在正常的国际事务中我们行的端、走的正,让别人说去吧。   中国行使南海主权,不但为了自己的国家利益,而且为周边国家、为更大范围的海上和空中顺畅提供安全保障。从马航客机失联事件来看,如果我们在南沙岛礁建设有远程的对空监视雷达,我们很可能有效的掌握飞机的航线。   中国是不是入侵者,是不是挑事儿者,是不是搅局者,短期来看是打嘴仗,临时来看是看你做了什么。一方面,打破这样的魔咒需要我们打破传统观念的禁锢,另一方面,实实在在地利用我们的条件,可以为周边国家做一些好事,为更大范围内的海上和空中提供安全保障的服务。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长此以往,大家总会看到事情的真相。至于一些极度的势力,不管中国怎么做,他们发出的只会是骂声,大可忽略不计。   魔咒三:“绝不动武”   周边的一些国家在南海有恃无恐,那么他们究竟“恃”的是什么?有人说是大国背后的支持,其实这些外来的势力真到了硬碰硬的时候不会为这些国家打仗,那么这些闹事儿的国家“恃”的是什么呢?菲律宾人的一句话泄露了天机:“中国不会动武”。这就是我们在南海问题上的第三个魔咒:“绝不动武”。   所谓“绝不动武”,说的过于绝对了。真正涉及到国家主权的时候,使用武力是最后的手段,不然养军队就毫无意义。当然我们在南海问题上的一贯态度是合作共赢,但当我们的选择不被相关的当事国所接受的时候怎么办?罗援将军说的很有道理,叫做敢战才能言和。   当我们的国家领土主权被侵蚀、和平合作的主张不被接受的时候,难道我们真的不能用武力来保卫我们的领土和权益吗?当别国在使用军队破坏海区的稳定,损害了我们的主权和权益的时候,我们真的不能动武吗?要想处理南海问题、南沙问题,就必需要打破“绝不动武”这个魔咒。   总之,要想处理南海问题、南沙问题,破解三大“魔咒”是一个必须的前提,也是一个必经的过程。